「穿過林間聽海音」--到台灣文學館看展覽

我的英文老師總說巫婆看的書很奇怪,比方說嚴復的《原富》。《原富》就是亞當史密斯的《國富論》,一直沒機會找這本書,剛好這陣子商務重新出版了嚴復先生一系列的譯作,書的質感極好,所以看了。說來這本書是兩個世紀前的一位老先生的譯作(嚴復生於一八五四年),但他的文章真是好看,簡單幾字就說的清清楚楚,但現在會看這種「古書」的人果然是怪人吧?

一直以來我的閱讀方向就不知怎麼總是有點「偏差」,很多人看過的書我老是沒看過,雖然唐立淇說牡羊座是第一叛逆的星座讓我實在不能贊同,但就結果來說好像又無法否認,比方說我不看琦君、張曉風、林良、司馬中原……那些曾出現在國文課本裡的作者的文章(唯一的例外是唸高中時看完了《老殘遊 排汗機能襪記》,對於作者寫的《鐵雲藏龜》十分感興趣,可惜始終找不到這本書,我想這應該是我對人類學感興趣的起源,那時候覺得解讀甲骨文好有趣喔)。

所以當我走進「穿過林間聽海音」的展場時,心裡對林海音的了解僅止於一本我聽過卻不曾看過的書-《城南舊事》。沒有期待的時候往往收穫更多。我看著展場裡的資料,一路隨著-大阪→北京→台灣的地名跳動,思緒也跟著波動。因為我這才知道一直以為的「北京林海音」其實生於大阪長於北京,原籍卻是台灣,因她的父親林煥文是苗栗頭份的客家人。

林海音因為父親早逝,要幫著母親負擔家計,十九歲就進報社當記者。三十歲回到她不曾謀面也沒有記憶的故鄉-台灣。

接下來到國語日到當編輯,擔任聯副的主編,發掘相當多的人才,如林懷民、七等?減肥矷B黃春明、鄭清文、鍾理和等,使他們得以在文學的園地中綻放出璀燦的花朵,並且鼓勵日據時代以後停筆的老作家,例如楊逵、鍾肇政、廖清秀、文心、陳火泉、施翠峰等再出發,是推動台灣文學的重要推手……這些其實我也略知一二,只是讓我驚訝的是這些事情竟都是我出生前的事(而且是出生前很久的事)!

記得齊邦媛先生的《巨流河》出版時,我們店裡來了一張海報,標題就是「我們為什麼需要知識份子」,現在所謂的知識份子常是被人嘲諷的對象,我總覺得那是因為這些知識份子是「偽知識份子」,這些人太功利了,回頭看看齊邦媛先生、林海音先生作過的事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。

現在不喊「台灣主權」、「本土化」就是政治不正確,可是有多少人是真的不求名利的做著名符其實的事情?林先生在?腳臭剋星蟆?2年到52年擔任聯副主編的時候就開始推動台灣文學、重視本土作家,現在看來也許沒什麼,在那個戒嚴時期可是一個不小心就有嚴重後果的。那時林先生正值壯年(35歲到45歲),她其實可以走更容易的道路,搞不好還會更飛黃騰達,但她沒有,而是做了她想做的事,即使後來果然因此而沒了工作,我也不曾看過任何林先生後悔的話語。

齊邦媛先生的座右銘是:「做人漂亮點,做事漂亮點」,看了「穿過林間聽海音」的展覽,忽然有一點懂得那個時代知識份子的敦厚與氣魄,讓我覺得還好有緣分能與這位作家有這場美麗的相遇。
‧齊邦媛先生的介紹:
【一步一腳印】台大榮譽教授齊邦媛 拿筆讀詩的東北傲骨

林海音先生的介紹:海音風華
五○年代女作家系列發熱衣 r>
創作者介紹

愛PO吧遊樂資訊網

ipob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