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夜向一生走來
望著車窗外的east river,心裡想著什麼時候該開口,又到底該不該說呢?先生很舒服的把他的頭枕在我的大腿上,閉著眼睛,大概還沈浸在剛才的古巴爵士樂裡吧。〈這一團來自哈瓦那平均年齡超過70歲的爵士樂手,又再一次成功地征服了紐約。〉
我不禁輕嘆了一口氣,手指頭仍然規律地?發熱衣 7-11鶻秘菪L的頭皮,這也是除了玩band之外他最享受的一個嗜好。我猜想,看在這個紐約計程車司機的眼裡,我們還蠻像是一對很恩愛的伴侶。
我當然也可以什麼都不說,〝假裝〞什麼都沒看到。就像我的一個好朋友,這麼多年了,無論外頭再多的傳言,繪聲繪影地說著她老公跟某某如何如何,她也總可以若無其事地?aPure~續著她的婚姻生活,絲毫不受影響。
但我終究不是她!
「我看到了。」聲音突然衝出了我的口,我自己也嚇了一跳,雖然這句話在我心裡起碼重複了一百遍。
先生顯然沒聽到…..
「我看到你在古巴和那個女人的照片了。」我再次鼓足了勇氣,大聲而堅定地說。
先生原本半躺著的身軀頓時僵直地坐?
創作者介紹

愛PO吧遊樂資訊網

ipob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