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鬼不超生
打鬼不超生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道家治鬼用四縱五橫印,即是左輪平橫,右手直立,左掌心向胸,右掌心向外,指頭與指頭垂直交叉,這就是四縱五橫訣。另外,向空中用 劍指,書一雨輔之字,唸咒:「第六輔星,金眉老君,變化萬千,斬鬼無生。」 結四縱五橫時唸咒:「四縱五橫,六甲六丁,禹王志水,蚩尤辟兵,左懸南斗,右背七星,無今斷後,不許復生,當印者死,逆印者亡,天翻地覆 ,九道全失,天道斷,地道斷,人道斷,鬼道斷。」又唸曰:「銀牙猛吏辛漢臣,欻火律令鄧伯溫,飛捷報應張元伯,督雷主火宋無忌,雷公江赫 沖,雷母季文英,風伯方道彰,雨師陳華天,雲吏郭仕秀。」用劍指在空中書一雷字唸:「都天大雷公,霹靂震虛空,領來天將兵,嚴抗諸鬼祟, 敢有頑強者,妖魔化清風,急急奉九天雷祖大帝律令。」
   道家治鬼也有用「雙泰山印」,唸咒曰:「攝起泰山高萬丈,放下盤陀石萬嘝,泰山帝君千鈞力,打盡邪鬼不超生,急急如太乙真君律令。」雙泰山印屬於密傳之印,非親自傳才可,不能隨便結印,這一點要請讀者 原諒才是。飛劍斬魔咒如下:「太乙離宮住斬邪,羅喉計都助滅邪,千邪萬邪上鐵枷,飛劍斬首掩泥沙。」手比劍訣向空一指,再唸:「嗡米天。米地。吒利吒。金吒勝。攝。」
   曾經有一回,筆者於夜子時,沐浴齋戒之後,安靜的坐下,調息於空際,眼半開半閉,注目於鼻端,如此正是眼觀鼻,鼻觀心,元神凝於玄關竅 ,正是一鶴沖天之時。突然,遠方有二鬼攝空而至,鬼若能攝空而行,此等鬼亦有些不平凡的道行。其中有一鬼道:「咦,此地有一道人,凝氣阻住 了我們的路程。」
  「我們繞道而行吧!」另一鬼回說。
  「不行,他凝出來的氣,如一座大山,我們繞山而行,時間來不及。」
  「那怎麼辦?」
  「給他來個重擊,令他元神顛倒,氣若散去,我們就過去了。」
  「你能嗎?」
  「哼!有何不能,當年我一掌,曾經使華山塴了一角,大地連續地震三天。這一位小小的修道之士,何德何能,看看能不能擋得住我這獨劈華山。」
   那二鬼攝空飛行,轉眼間就到我的眼前。
  「嘿!我以為是誰,原來就是寫靈書的盧勝彥。」
  「三山九侯先生的唯一傳人盧勝彥,目前也算是小教主的身份,我們算了吧! 繞道而行吧!」另一鬼一直勸他的同伴,勿意氣用事。
  「既是小教主,今天非一決勝負不可,我飛天神魔,許多天神都懼我三分,何況是一個小小凡夫,今天老夫就是不信邪,非要把盧勝彥滅形不可。」
   那惡鬼長得猙獰可怖,雙眼皆紅,天竅處長一角,獠牙外露,尖風耳,掌有爪,背上長了雙翅,果然能夠飛天,祂一掌打向我的頭。我急急凝神在我的雙目,抬頭看祂的掌,我口中唸曰:「神山洋洋萬里,金光何神不伏,何鬼敢當正氣,擋之邪鬼滅亡,急奉中天星主,紫微大帝律令勒。」我此咒一唸,眼光望處,那一掌停在空中,要落落不下來,祂連續三次舉掌下劈,但,一到半空,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托住,掌始終落不下來。旁邊另一鬼連連說道:「走罷,算了罷,速去,速去。」那飛天神磨,恨聲連連道:「老子今天有事,否則豈有這等便宜,下次再找你算帳。」
   說罷,二鬼雙足騰空,連袂而去。
   我事後曾問恩師「三山九侯先生」,恩師說:「飛天神磨的來歷,也實在不平凡,他是宋朝的一位高僧,平時持誦法華經,一生無惡跡,但心性孤僻,自以為是,因而長獨角,尖風耳,是喜聞奉承之言,背上長雙翅是祂修的法,獨劈華山就是『法華』,這些形象的變化,全感應了祂修行時的心性。你不理會祂,這是對的,因為此輩之神鬼,全是頑靈不化,自視甚高,永無了期。你若得罪了祂,祂非要比個勝負不可,雙目皆紅,也就是嫉妒心之高張也,以後一逢此輩人物,自當不理不採才對。」
  「若我運用滅神法呢?」我問。
  「也有業障加身,冤仇何時了?」三山九侯先生嘆了一口氣。
   現在我終於了解,想修行無上法門是何等的困難啊!宋朝的高僧,一顆孤獨心未除,一顆喜聞奉承之心未除,就是「飛天神磨」,真是令人怖畏。
在六月十五日的落雨黃昏,我沐浴,安安靜靜的供佛完畢,然後持著淨瓶 走到後院之處,我用三山訣,口唸:「大鵬金翅鳥,曠野鬼神眾,羅剎鬼子母,甘露悉充滿。嗡。穆帝梭婆訶。嗡。穆帝梭婆訶。嗡。穆帝梭婆訶」像往常一樣,我把甘露法水,普施一切幽靈,我 一向從無間斷的。
   正當把法水灑了出去,大地起了一陣狂風,那狂風忽隆隆的急促而至,將我灑出去的法水,全部倒捲回來,那些法水淋得我滿頭滿臉。固然那天是陰雨天,但沒有風,這一陣狂風才是真正的莫名其妙了。在供養甘露水時,我事先說:「諸天聖靈,我盧法師,明天起赴美,感謝諸天聖靈這些年來的照顧庇護,這 是最後一次的法水供養,請護佑我一路平安,順利完成仁慈濟世的大願。」我法水供養多年,諸靈和甚是親近,但從未有大地起狂風,用我灑出去的法水, 再重新淋的我一頭一臉。
到了美國,我仍然像在臺灣一樣,設了一處供養普施鬼靈的處所,每日的黃昏,我仍然普施淨瓶法水供養,我唸:「大鵬金翅鳥,曠野鬼神眾,羅剎鬼子母,甘露悉充滿。嗡。穆帝梭婆訶。嗡。穆帝梭婆訶。嗡。穆帝梭婆訶。」初時沒 有什麼感應,後來我用念力,漸漸有鬼靈到來,一傳十,十傳百,我這普施鬼靈的方法,原來可以施行在異邦國外,令天才群鬼皆法喜充滿,都有益處,這 是真正的大不可思議。
   這普施鬼靈的方法,原是很簡單的,但,普施的人一定要心地善良,一定 要虔誠恭敬,就像你拿東西去幫助別人,但態度不禮貌,施者驕氣逼人,受施的人不一定肯接受,如此,效果適得其反。再說普施鬼靈,除了心善恭敬之外,還須懂得化食手印與咒語,也就是具備「 變食」的能力, 把一般的水,變化 成甘露水的法力,否則此水非法水,佈施普化多年,也沒有什麼益處。
   鬼物不一定是壞的,反之,鬼物有些是可愛而可親的。鬼是直心腸的,你對 他有恩,祂就報恩,你對祂有仇,祂就報仇。另外,鬼亦有善鬼,亦有護持佛教道場的,通靈者若與鬼物相親近,過去未來的事雖不能全知,但,一般人間 瑣事大致也算瞭如指掌了。所以對鬼之道,不宜逢之便以法制之,反而要去幫助祂,普度祂,這才是最好的濟度妙法。
   我一生同鬼物接近,發覺與鬼為友比與人為友好得多,因為人類太奸詐,一不小心就中了奸計,我一生以誠待人,但,別人給我的,反而陷我害我,我 實在怕極了。所以我始終覺得,與人為友倒不如與鬼為友。鬼之直,可為人類之師。
筆者依靈仙宗練靈,進出太極圈,親自神遊西方極樂世界,是願意替阿彌陀佛做一見證,確確實實有此境界之存在。不但佛弟子可以修淨土法門,修他門他宗者也可修淨土法門,甚至世俗凡夫也可修淨土法門,人人修淨土法門,未來人人皆昇入西方極樂世界,成佛有望。
   修淨土法門,要點如下:
   唸佛一定要持之有恒,有恒的人一定成功,根基較深的人可以加持「阿彌陀經」和「往生咒」。而一般人在清晨和傍晚,在佛前焚香供淨水青果,心神安定之下,一聲聲「南無阿彌陀佛」唸之,可以合掌,可以數唸珠,十生、百聲、千聲均可以,看你時間而定,這都是隨緣的,唸畢加迴向偈「願同唸佛者,同生極樂國,上報四重恩,下濟三塗苦,見佛了生死,如佛渡一切。」
   唸佛持之有恒外,我勸各行各業的人,也可方便唸。鐵匠打一個鐵,便唸一句佛,司機過一個十字路口,便唸一句佛,醫生看一個病人,便唸一句佛,商人包一個貨,便唸一句佛,工人釘一根釘,便唸一句佛,騎在車上可唸佛,步行晨跑可唸佛,閒暇可唸佛,工作可唸佛,行住坐臥階可唸佛,豈不是萬家昇佛,家家唸佛,家家詳和。
   唸佛祇要心神收歸一處,就是最簡單的心靈清淨,心靈清淨也就是經神統一和集中,如此,西方極樂世界的緣就種了下來,祇等花開結果了,等到念念純熟,你的一句佛號直接關連了阿彌陀佛的佛心,彼此之間息息相關,直至功成圓滿之日。    唸「南摩阿彌陀佛」十聲、百聲、千聲之後,偶爾可再加「南摩觀世音菩薩」三聲與「南摩大勢至菩薩」三聲,因觀音、勢至二菩薩同阿彌陀佛統稱西方三聖,修淨土法門者,對之尊崇,所以要恭敬唸訟。唸佛的功德確實不可思議,但望有恒,自有感應。
精神統一術
---------------- 除汗臭味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精神統一術,其實就是「禪定」,筆者看過許多「禪」書,他們所出的主意應有盡有,不免叫人眼花撩亂之感,有些故意弄些玄虛,顯得不相協調,其實這些「禪書」,有些值得懷疑和鄙棄,因為「禪定」是正常的現象,不是奇怪的現象,並沒有訣竅可言,需要長久的訓練,假如有人只想在餘暇試試,「禪定」對這個人來說,可能一無是處。
   釋迦牟尼佛在世,對於禪定,極力的贊揚和推薦,釋迦牟尼佛認為禪定可產生智慧(大般若),可以達到悟境,可以獲得無上果位,完全是具體的成就,對當時修為極深的「須菩提」,大加贊揚。須菩提曾在一次病中禪定,天門打開,許多美麗的天女,從空中撒下了花,一朵朵的花輕飄飄的落在須菩提身上,天門的天光照射在他身上,天上的仙女踏著祥雲,唱著悅耳的歌,贊揚「禪定」的須菩提。
   筆者曾有一次「禪定」進入幽冥世界的地獄之火中,地藏王菩薩在蓮花座上坐定,四周有閻羅及四獄大帝,也有出家與在家的居士,鬼王及諸鬼等。我入地獄之火,初覺灼熱難耐,再覺燥煩異常,暈暈沉沉如坐狂風暴雨之船,全身知覺漸失,後來我漸漸心唸佛號,用「數息觀」漸漸定神,如此才感覺這地獄之火變成清涼的微風,恐怖的大火拂面竟是涼爽無比,最後,地獄之火逐漸形成一朵漂亮而美麗大蓮花座,而我則在蓮花的中心坐定,我敬禮地藏王菩薩,敬禮地獄大帝與比丘在家居士,敬禮諸鬼王諸鬼。我深深體會到,若禪定能成功,地獄之火化成紅蓮,天下無一物可傷害你,禪定的功德不可思議。
   精神統一,就可修習到一個「定」字,心情不會上上下下,前不著店後不著村,「定」會產生「靜」,「靜止」則產生「安」,「安」則得「智慧」,而「智慧」就是得,一切可以預見的未來,展現在你的眼前,潛力的開發,是愈來愈深入,而成就愈來愈高,成了大智慧的先知先覺。
   如何精神統一,要自自然然的,要不斷進步的,不要一下子學東,一下子學西,上上下下的,當一個人沐浴過後,精神充沛,安安靜靜的坐了下來,不要去想時間,不要去想其他的瑣事,你只是閉目去數自己的呼吸,這就是「數息觀」,精神集中在呼吸和數目上,剛開始的成就較小,但,祇要耐力夠,進取心強,一天坐一次,數息一次比一次多,慢慢的也就能走到「定」的第一步。
   一般來說,短期的功夫是修不成「數息觀」的,單單修「數息觀」有些人無法定心,沒有耐力與進取心都是失敗的原因之一,有些人一數息,雜思牽纏,沒有發展的餘地,不但沒有進益,反而坐也坐不下去,這一類的人多的是。但,你若有信心能「定」,我奉勸你繼續保持下去,我對你有一個忠告,能修「數息觀」的人,才能在「亂中若定」,是指揮的人才,是偉人領袖,泰山崩於前,而神色不變,指的正是這類人物。
   修精神統一,也有視香法,在暗室點一根香,兩眼注視香火上的一點紅,不要去想別的,如此坐一柱香的時間,這也是一個好方法,香有香息,能使人聞香而生恭敬之心,暗室一根香,時間也差不多,穩紮穩打,不要貪求境界,坐得工夫到了,也能精神統一。
   數息觀和視香法的微微成就,就是兩眼的中間一點開始有凝固的感覺,整個人彷彿漸漸凝固起來,變成一種力量,這種力量彷彿能使自己暈眩,使自己短暫的失去知覺,或是身體突然輕飄飄如同無物,進入一個時間完全禁止的孔道,彷彿一切全靜止了,所有均空如無物,世界皆不存在,有時後又感覺掉入無底洞,旋轉又旋轉,這種現象都不要害怕,這不是穩坐釣魚台,而是有些微成就的象徵,祇要過了這一段時日,前面就是大放光明的美麗世界。要有耐心,不管景象是澎漲或縮小,都不去理會,反正你正當而自然的坐下去,不會死的,心安理得,不憂不懼。
   過了這一關,眼前出現光明一點,此光明中則出現過去的幻影,一般出現的,是心中欲望的一一呈現,我們稱為幻覺、幻視或幻聽,這你是精神統一的一股逆流,所謂的磨考巔倒都在這個時期發生,定力不夠的人,被幻覺幻視幻聽引入歧途旁路。此時期如同作夢一般,作夢的人身不由己,自以為是夢中人,如此繼續下去,則元神巔倒如醉如癡,此就是精神統一的走火入磨。其實「走火入磨」的人,非外磨也,也有人以為是外磨干擾,事實上,這些都是自己的心磨顯現,如好色者必現美女考,如好利者必現金錢考,如好神通者必現靈考,如好爭勝者必現鬥爭考,如此的考驗,若不能過關,非外來因素,而是自己考倒自己,「走火入磨」原來的敵人便是自己。
   要克服「走火入磨」,唯一的方法是不理會,若看見惡鬼,不理會;若看見美女,不理會;若看見金銀珠寶,不動心會;若看見神仙引路,不理會;若看見王座,不動心。這個方法就是「無心」,若無心,這些景象便自自然然消失而不見。「無心」便無所染,無染則一切便是過眼雲煙,鏡花水月而已,此時的你,仍然坐於大地之間,又何來如此景象,慎之啊 ! 慎之。
冥想與念力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要克服「走火入磨」,在究竟方面,就是因果問題。也就是有生之年,不要造「惡因」,若不造惡因,前世因果的受罰率,就因為無惡緣產生,而得以倖免「走火入磨」。至於前世因果的善惡,在人體上皆有記號,要認識前世因果,說來簡單,實際內容卻深廣煩屑。
   克服「走火入磨」,實際方面,使修道者遵守正常的生活,不可盲修瞎練,不可不飲不食,也不可不睡眠,因為飲食是人體之糧,睡眠是精神之糧。修行是順乎自然的,而不是違反自然的。像板橋土城金鶴宮的鳳仙道姑,由於不識字,學識毫無,閉關一百二十天,自稱不飲不食。如此的修練方法,自以為「忍饑成功」就是道行的高超,其實是乩童坐禁的昏迷麻醉術,這是違反自然的,根本是不講理的「自虐」,釋迦牟尼佛坐菩提樹下,早就知道這個餓死人的方法是行不通的,而且此方法,容易「走火入磨」。
   所以,克服「走火入磨」,一定要明白靜坐的道理,有細密完整的計畫,充分的準備,先明白什麼是「走火入磨」,「走火入磨」的道理又是什麼,適切的應付方法,而像「鳳仙道姑」,她是神來附體或是鬼靈來附體,她自己也莫名其妙,當了神鬼的借體靈媒,這和修道相差十萬八千里,兩者毫不相干。鬼靈的亂鬧,給修道者帶來的不是吉慶,反而是一種禍殃。切記修道者是有自制的定力,而不是受靈界控制的靈媒,這一點非常重要,非常重要。
  「定力」足以克制「走火入磨」,而「定力」又是從「冥想與念力」而來,佛門中修持全仗「定力」,而冥想和念力的綿綿不斷,正是出家僧人修習佛門的一大功課,要消業障、增福慧、往生佛國、度眾生、若無持久作戰的心理力量,就難有顯著的效果。
   什麼是冥想,我試用一首新詩來表達。
   一條遙遠而搖遠的道路,
   而獨自瑀瑀的上路,
   去摸索前程,
   多看四野四季的風景。
   把藍天當成國度,
   把風剪成替換的新裳,
   湖水也可以當鏡子,
   冷靜的觀察自己。
   例如我唸「甘露水真言」時,「大鵬金翅鳥」,我冥想在須彌山頂,一隻金色的大鵬鳥在峰上盤旋,雙翅展開,竟把太陽整個遮住了,整個須彌山成了幽冥世界,而我的甘露水向上灑時,化為大鵬鳥的乳酪,牠的美食,於是大鵬鳥回到自己窩巢,不再覓食傷生。「曠野鬼神眾」,我冥想在荒山野嶺,許許多多並排的墳墓,未輪迴而流浪的孤魂野鬼,祂們悲泣著,當我灑出甘露水時,如久旱逢甘霖,如饑者逢美食,使他們皆因法水而飽食。「羅剎鬼子母」,我冥想在陰暗的大地冰樹,跳躍若風的變形鬼物,長長彎彎的獨角,如雞爪的腳,當法水遍洒,牠們得到了光明,也得到了可以下肚的食物,在此世界,不再欠缺,而得滿足。
   洒甘露水時,我彷彿乘了風,腳踏著祥雲,飛到半空中去了,帶著悲憫的菩薩心懷,關懷著世人以外的靈物,站立於雲端,我在藍天之下,無分彼此的,將愛心遍洒出去。此時,火山口的火與岩漿,變成凝固而帶寒色,狂風怒濤的海洋,逐漸平靜如鏡,人類的生活和歲月如此的正常安穩,一切的「靈物」沒有痛苦的痕跡,而這種準確的意象語言,表現了質感與量感,這種境界自然有施有受。
   佛門密宗的修持,顯示了冥想的重要,「靜了下來之後,就看見自己」,他們重視法器,重視莊嚴道場,頭戴五智冠,身被法衣,持法器,?秋冬保暖內衣眼撮z定印,把眼一閉,冥想自己就是「毗盧遮那佛」密教大如來本尊,借重於冥想的特質,以虛為實這是自己製造境界,成了空靈的回響。這空靈的特質,便會結晶成為一點,這就是精神統一術,有了深厚的基礎之後,逐漸形成不變形的冥想,一閉目一感觸,就是一尊不折不扣的「毗盧遮那佛」。
   精神統一術,本來是什麼都不想的,但,什麼都不想就是「頑空」,幾乎無法有人什麼都不想,於是,密教用冥想成佛統一法,禪宗用數息統一,淨土宗用唸佛統一,淨土宗假如能夠在唸佛之中,再冥想佛的莊嚴形象,如此修持下來,也可算顯密雙修了。我改了一首詩成為禪詩,此即是:「花明月暗飛輕霧,今宵好向入佛門,玲瓏寶塔得真道,雖是冥想知也無。」
   佛教的故事中,常述說的因果,有人善畫馬、愛馬,到如癡如狂的地步,結果死後墮馬胎;也有人愛貓,愛得超乎常情,死後輪迴成貓。所以冥想成佛,修持與佛無異,不偏不執,自然成佛,這當然也是因果。冥想到最後,就變成一種不可抗拒的定力,一些粗枝大葉的幻想,便破除無疑,一些邪魅的幻影,給毗盧遮那佛的法像一鎮,便消杳了,甚至飛天夜叉,阿修羅來干擾,一聲佛門獅子吼,便破了磨法,冥想與定力,何等的重要。
   記得剛開始唸佛,夜間突有噩夢,被逼得毫無辦法,於是便唸出佛號,佛號一唸,邪磨便退,一下子便醒了過來,此時口中猶喃喃地唸著佛號呢!到後來才知道,當被逼得走投無路時,情急一呼,最是真誠,此時的佛號,是百分之百的真,佛號與佛相感應,如此的佛號與佛無異,而唸佛的人本身就是佛,佛一空,邪磨自然退了,蓋邪不勝正,此時,我就是佛,佛就是我。
   若參透一句:「唸佛者誰?」這「誰」就是佛,這是毫無虛假的。
   冥想只要方法正確,老師的教導得當,並不是危險的靜坐。除非自己不把它當一回事,發生幻想或根本胡思亂想的情況,變成入磨入迷,否則絕對不會「走火入磨」的。學習的人不能太急躁,一天就想學會是不可能的,如人騎馬,策馬急奔自然危險百出,所以修冥想定力,有所謂「坐向」「禮儀」,都是冥想時必須講究的方法,而且筆者最強調的就是「因果業障」,講求修持者嚴格的尊守戒律與做人的品德,目的當然是確保修持者的安全。    「定力」若有了,靈性就算固定,一逢到新奇的誘惑或刺激的感染,反應就是明智與明理的,不會盲目衝動,靈界有一定的規則,沒有太多稀奇古怪的鮮事,凡是違反自然的,不一定是最高的境界,對於每一件事,會懂得冷靜思考,或不當成一回事,如此一來,再怎樣的狂風暴雨都可以度過,不會寸步難行了,我個人還有一門獨到功夫,是適度的調節,這方法尚留有緣人來找我,我才肯傳授,因這方法太不可思議,一般人不一定能做到的。
報親與度陰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當年蒙%26nbsp; 三山九侯先生 教導,得知報答親恩和度幽冥鬼神,也正是自己得饒益的好方法,這即是「過去父母,七世超昇,現在二親,永無病惱,自他饒益,存歿沾恩,永離惡道,究竟常樂。」用此法,亡者可以離苦超昇,存者壽命福樂,四生九有的生命,八難三途的眾生鬼神,都能夠懺悔而出沉淪的苦海。報答親恩是人子的義務,而度幽冥鬼神乃是成佛的根基,不論功德如何,正是大悲心的發揚,至善的善緣。
   釋迦牟尼佛的弟子目建蓮,得到六大神通的時候,想藉神通度化他的父母,以報答父母養育之恩,目蓮注視著流水,用「水影法」看見其亡母生於惡鬼道,惡鬼的形象皮骨連立,肚特大,脖子細長。目蓮運用神通入了幽冥,用缽盛飯,拿去給母親吃,母親伸手拿飯,飯未入口時,便化成火炭,根本無法飲食,於是,目蓮痛哭之下,去求 釋迦牟尼佛。
   釋迦牟尼佛 說,罪根重的人,不是神通所能救的,就算是天神地祇、邪魔、外道道士、四天王神,也無法使這些惡鬼超昇。於是,釋迦牟尼佛告訴目蓮尊者,在七月十五日,用飯百味五果,汲灌盆器,香油錠燭等盡世甘美的東西,供養十方大德的僧眾與一切聖眾。然後請一切十方眾僧和聖眾,替自己的七世父母解脫祈福,受食的食物要先放在佛塔寺前,然後分配給眾僧及聖眾。
   釋迦牟尼佛 說,餓鬼道中之餓鬼,需要三寶功德之力,眾僧威神之力,才能救度。所以供養十方僧眾,和十方僧眾替自己七世父母祈福救度,這是救度法之一。所以行孝順者,在七月十五日這天的佛歡喜日,願使現在父母,福壽具全,七世父母皆得超昇,生人天中,就要在這天中,供養十方眾僧及聖眾。俱筆者所知,世俗的七月中原普渡,用上葷腥穢物去供養鬼神,這是大失釋迦牟尼佛的本意。應該用清淨的食物,誦經供佛,然後用清淨食物分配給替自己父母祈福的眾僧,這樣才是正確的做法,筆者特書其法如下:眾僧聽鳴鐘三下,至佛前,分東西兩班站立定,悅眾師鳴引磬,眾僧人禮佛三拜。維那師看主法之人一到,鳴磬三下,悅眾師起鼓鈸三陣,主法者禮佛三拜,沾香。接著眾僧唱讚,讚詞如下:「目蓮啟教,世尊宣揚,缽和羅飯利存亡。脫苦往西方,妙樂無疆,孝行永流芳。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,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,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。」
   再稱聖號「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」三遍,主法者執水盂說:「菩薩柳頭甘露水,能令一滴遍十方,腥羶垢穢盡消除,加持壇場悉清淨。」於是眾僧同唸大悲咒三遍,主法者洒淨三圈。再稱聖號「南無盂蘭盆會上佛菩薩」接著是誦經,誦的是「佛說盂蘭盆經」,經誦完,接誦報父母咒曰:「南無密栗哆。哆婆曳娑訶。」此咒共誦四十九遍。主法者再誦祝詞:「我等同孝志,修行淨土因,懺除三障罪,報答二親恩,存者獲福壽,亡者得超昇,同生安養國,度盡眾怨親。」最後是禮佛拜稱:「一心頂禮本師釋迦牟尼佛。一心頂禮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。一心頂禮彌勒菩薩摩訶薩。一心頂禮十方法界諸佛。一心頂禮十方菩薩摩訶薩。一心頂禮蘭盆啟教大目建蓮尊者。」拜完佛再唸三皈依文:「自皈依佛,當願眾生,體解大道,發無上心。自皈依法,當願眾生,深入經藏,智慧如海。自皈依僧,當願眾生,統理大眾,一切無礙,和南聖眾。」
   上一式是淨壇。而下一式才是「上蘭盆供」。
   唱讚:「蘭盆會啟,普度門開,恭迎三寶降臨來,一一坐華台,唯願慈哀,受我妙香齋。南摩齋供養菩薩摩訶薩,南摩齋供養菩薩摩訶薩,南摩齋供養菩薩摩訶薩。」主法的人白佛曰:「躬聞法身常寂,本無去以無來,妙智圓融,實非空而非色,靈明絕待,覺海難量,府潤迷蒙,時彰影響,今屬如來歡喜,僧眾自恣,當為七世父母,施設百味蘭盆,儀尊充國,孝效目蓮,黍稷唯馨,覺王斯格,願降慈光,受我供養。」獻供時唸「三身如來,奉獻蘭盆上供三寶。」維那僧再唸:「大雄出世,同赴齋於舍衛城中,正法流行,共應供於匿王宮中,既隨機而現相,亦普濟於群生。今辰眾等,謹設蘭盆,志心頂禮,專申奉獻。,千華台上,百寶光中,三十二相之能人,八十種好之大覺,盡十方遍法界,過去未來無量佛寶,唯願不捨慈悲,哀憫有情,是日今時,受斯供養。」
   接著是供佛誦,供法誦,供僧誦。佛前上供稱唸佛號:「南無盂蘭會上佛菩薩,南無常住十方佛,南無常住十方法,南無常住十方僧,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,南無藥師琉璃光佛,南無過去覺華定自在王佛,南無清淨蓮花目佛,南無多寶如來,南無寶勝如來,南無妙色身如來,南無廣博身如來,南無離怖畏如來,南無甘露王如來,,南無世間廣大威德自在光明如來,南無佛說蘭盆經,南無大慈地藏王菩薩,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,南無大勢至菩薩,南無過去現在自恣菩薩覺緣聲聞僧,南無大孝目建蓮尊者,南無歷代祖師菩薩,南無護法諸天菩薩,南無伽藍聖眾菩薩,南無三界聖凡幽顯尊神。」    接唸變食真言,甘露水真言,普供養真言老(佛門課誦本均有,不另登錄)
   疏文撰寫,一般如下:「伏以誦世典蓼莪之章,難罄情於罔極,參聖教蘭盆之旨,敢竭志於熏修,望度慈航,爰伸誠悃。眾等,切唸早割塵緣,長辭親愛,或嚴慈而早喪,頓乏嘗蒸,或星鬢而在堂,永違菽水,無自利利他之行,尚空受人施,於有仰愧俯怍之情,敢置懷於源本,生身既托於親恩,訓教無逾於師德,本始無窮,不遺累劫之宗緒,圓心普度,總超法界之有情,爰披瀝於丹衷,汲水採花而獻供,敬皈依於寶帙,亙天彌地以流恩,盡拔苦輪,咸躋覺道,由是擇於某月某日,雲集海眾,登臨聖壇,諷誦寶典,伏願慈光輝映,娑婆無處不圓明,法海汪
創作者介紹

愛PO吧遊樂資訊網

ipob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